相关文章

亲子鉴定中心"鉴证实录" 鉴定者中八成是男性

昨天下午2点刚过,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外就围满了人。比法医司法鉴定所这个陌生的名称,更让市民熟悉的是老百姓常说的“亲子鉴定中心”。

2002年时,中南医院成立了我省首个以亲子鉴定工作为主的法医门诊,五年后这个门诊正式成为具有独立法医司法鉴定权利的法医学司法鉴定机构。让人意外的是,最近网络上广泛流传的两则新闻让这个原本冷门的鉴定中心突然“火”了起来。

医生在做亲子鉴定DNA的提取和基因的分析比对。

“烟头”和“口香糖”

让鉴定所“火”了

“你们的新闻把我们给带‘火’了。”昨天下午武汉晚报记者来到鉴定所时,主管接待的姜新强医生忙得头都抬不起来,不仅门外的椅子上全坐满了人,连医生办公室里也坐满了前来鉴定的市民。

原来,自从年前本报报道的《妻子搜集丈夫烟头做亲子鉴定》(2016年2月2日A07版)发出后在网络上引起热议和广泛转载,紧接着的2月22 日,本报报道《父亲偷做亲子鉴定终获“定心丸”》(2016年2月22日A05版),这则新闻中的“用口香糖做亲子鉴定”再次成为公众话题。

该所的王越医生告诉记者,自从大年初七正式上班之后,几乎每天都会接到市民来电,问能不能偷偷拿孩子吐出来的口香糖做亲子鉴定。

“从过完年到这周我们做了有七八十例鉴定了,粗略算算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0%左右。”王越说。

最好还是抽血鉴定

在中南医院做一次亲子鉴定的费用是3200元,一般不用排队的时候2-3天可以取鉴定报告,但是最近是一个检验高峰,平均要等5天左右才能拿到报告。

王越觉得,很多市民看到新闻之后有误解,以为像一些电视剧里那样随便剪家人一撮头发就能鉴定,或者拿一个指甲末就能鉴定,其实这都是不对的。

“对于试验样本我们是有要求的,像头发就必须是3根以上带毛囊的头发,简单点说就是要连根拔起的头发,指甲最好是剪得比较深的尖指甲,需要5个,而且一定要干净,万一指甲上不小心刮上了别人的皮脂鉴定结果就很受影响。”王越解释。

她建议,虽然之前新闻中确实有市民偷偷用口香糖进行了鉴定,但是仍然存在鉴定不准确的风险,最保险的还是通过采集血液进行鉴定。

来鉴定的八成是男性

女性多是要找孩子爸

说起鉴定所里发生过的故事,王越和姜新强时常哭笑不得。所里的医生统计发现,来做鉴定的有八成是父亲,但也有两成左右是年轻的母亲。

“男性来做鉴定一大部分是怀疑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还有一些是怀疑孩子在医院时抱错了。最近5年来我们这做鉴定的女性也很常见,大部分比较年轻,想来确定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王越回忆道。

2年前,武汉姑娘小李意外怀孕,小李曾经到国外留学,回国工作后又交往过多个男朋友,所以她实在无法确定孩子到底是谁的,算了算怀孕时间后,小李找到了分手的前男友,一个在汉的非洲留学生。

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小李让前男友陪自己来到中南医院进行鉴定。王越还记得,他们的试验样本中存在稀有位点,这才确认了孩子真的是小李和这个留学生的。

“偏执男”三次鉴定

仍不相信孩子是亲生

鉴定所一年要做1000多例亲子鉴定,但是只有5%-10%的鉴定结果发现孩子“不对”。

在鉴定所的医生看来,不少来鉴定的市民主要是心里有疙瘩,有些心结重的甚至一张鉴定报告单都不能化解。

3年前,武汉一中年男士来到中南医院要求做亲子鉴定,这位男士事业有成,妻子年轻漂亮,但是他本人经常在国外出差,因此和妻子团聚的机会很少,儿子出生后男士开始疑心,会不会是妻子不忠,给自己戴了“绿帽子”。

此后他在武汉、广州做了两次鉴定,鉴定结果都显示孩子确实是他亲生的,但是他不是怀疑样本不对,就是怀疑数据不对,拒不承认鉴定结果。第三次他来到中南医院进行鉴定,结果依然显示孩子是他亲生的,鉴定所的医生本来以为他终于能放心了,谁知他告诉医生,他还是不相信这个检查报告,第四次要去北京鉴定……

男性成就感不足时

更爱做亲子鉴定

武汉市心理医院心理治疗师王牮认为,“亲子鉴定热”反映了两性关系的混乱。网络的发达创造了人与人交往的更多可能性,在交往过程中关系的质量会受到损害。当情感不够深入时,性关系的混乱成为了关系的主要内容,确实会导致有一部人出现问题。

另一方面,生活节奏加快,压力增大,男性在成就感不能确定时,就迫切需要获得自我承认,对孩子的关注就成为情感投注的对象,以获得对自己的确定感。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心理咨询室肖劲松副教授认为,社会的进步使恋爱自由化,两性关系不再神秘,也让有的人会质疑孩子的属性。其实从社会学角度看,选择了婚姻,婚内的孩子就受法律保护。

肖教授说,从医学和心理学角度看,当信任危机达到一定程度时,会将人性中阴暗的一面激发出来。他是不赞成、不鼓励做亲子鉴定的。除非是家庭危机到了一定程度,需要到法律层面解决孩子归属时,亲子鉴定才有它的意义。而且亲子鉴定对孩子也是不公平的,会带来更多的社会问题。